欢乐捕鱼大战有什么技巧
大學生“村官”如何下得去、干得好、留得住

    時下,又到了一年一度各地大學生“村官”招考時節,選聘大學生“村官”工作已成為從中央到地方推進新農村建設、培養后備人才的一個重要渠道。怎樣在更高層次、更大規模中推進這項工作,農業大省河南在實踐中認識到,正如李源潮同志所提出的,必須解決“下得去、干得好、留得住”的問題。 “下得去”要有助推力

    “村里能耐大的都出去了,村民們盼著上面派的大學生能帶領大家共同致富。”河南新鄉原陽縣原武鎮倉西村老黨員劉守義的話,反映了農村基層干部、群眾對大學生“村官”的期望。

    作為發展中的農業大縣,原陽縣有農業人口60多萬,占總人口的90%以上,全縣5000名村干部,平均年齡52歲以上,73.6%以上僅有初中以下學歷,大多數囿于村中,沒有外出闖蕩的經歷。這幾年,縣委縣政府不斷加大培養和開發農村實用人才的力度,使得基層農村人才素質有了較大改善,但依然不能滿足農村對人才日益增長的需求。

    原陽的情況在河南并不是個例。在一些偏遠村莊,“鄉里開會老半天,回來傳達一袋煙”,“市場和信息,兩眼黑漆漆”的狀況依然突出,農村人才的嚴重短缺,以至于幾年前就已配備用于遠程教育的電腦成了擺設,村委會里竟然沒有一個人會用。

    “選聘高校畢業生到村任職,實際上是向農村干部隊伍輸入新鮮血液,一方面打造了人才培養和鍛煉的新模式,另一方面破解了農村建設的人才困局,是一項著眼基層農村長遠發展的好政策。”河南原陽縣委組織部部長王慶堂認為,除了各級黨委政府的大力推動,長期以來的城鄉二元結構使農村人才長期匱乏,而這恰恰也是推動大學生“村官”到農村施展才華的動力所在。

    在原陽縣,大學生“村官”的到來,受到了鄉鎮、街道和村的熱烈歡迎,不少村主動到縣里去“搶”,使得527名經過選拔的大學生“村官”很快落實安排到村。

    如何讓大學生“村官”能真正“下得去”也是王慶堂一直在考慮的問題。王慶堂認為,既然這些政策已經實施,當前對于基層黨委政府來說,最重要的是落實好相關的培訓機制、增添機制、保障機制,以此增強更多大學生深入農村鍛煉的意愿,同時改善當前基層農村干部“經驗多但素質偏低”的問題。

    目前,國家和省市一系列大學生“村官”配套政策的不斷出臺,同樣激發著大學生們投身農村的熱情。按照中央去年的計劃,將在5年內選聘10萬名高校畢業生到村任職,而在河南,這一數字達到1.7萬人。2009年,全省每個行政村至少配一名大學生“村官”。除了在黨員發展、選任干部、招錄國家公務員、提拔晉級等方面給予大學生“村官”優先考慮外,在經濟待遇上也給予保障,工資補助統一納入計劃,做到足額、按時發放。

    對此,鄭州大學社會學專家紀德尚教授表示,這個數字現在還滿足不了農村對人才的需求。要想讓優秀的人才“下得去”,國家現階段除了在選拔上更加公平和寬松,還應該給予在農村艱苦條件下工作的優秀大學生更多物質上的支持,而從長遠看,有必要加強農村發展的各項資金和政策投入,讓農村發展空間更大,提供的崗位更多,這樣,才能使那些熱愛農村的大學生在選擇投身農村建設時動力更足,后勁更大。

    “干得好”仍需學本領

    魯豫是2008年到鄭州市二七區侯寨鄉櫻桃溝村擔任村主任黨支部副書記的,在眾多文科背景的大學生“村官”中,他的農業專業背景顯得很扎眼。對此,二七區把他安排在一個以種植櫻桃為主的村子。

    實踐證明,對于櫻桃村和魯豫來說,這都是一個不錯的決定。兩年來,櫻桃溝村正值發展轉型的關鍵時期,由于村里種植櫻桃的人越來越多,如何挖掘果木最大效益、讓小櫻桃變成大產業成了這個村子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魯豫沒有像個別大學生“村官”那樣成為村里的“閑置設備”,除了最初的一個月負責會議記錄和文件整理等工作外,這一年多來他參與了櫻桃溝村發展農村生態旅游的全部工作,平時還向種植戶們講授果樹知識。今年5月,魯豫利用業余時間制作了“幽谷十里櫻桃溝”旅游網站,一下子吸引了近25萬人次前來櫻桃溝參加櫻桃節,一些東北、上海的客戶也通過網站采購櫻桃。如今,越來越多的櫻桃溝村民接受了這個大學生“村官”,這也使得魯豫對完成今后兩年的“村官”工作信心十足。

     “大學生‘村官’要想真正在農村干得好,就要有本事幫農民解決好實際問題。”櫻桃溝村支書張廣賢告訴記者,像魯豫這樣涉農專業的大學生,因為懂一些農業實用技術,更容易得到農民支持。

    然而,并非所有大學生“村官”都能像魯豫那樣派上用場,一些選聘的“村官”學歷雖高,但學用脫節現象還在一定范圍內存在。近兩年,河南各地全面啟動了“一村一名大學生”計劃,但在實際工作中發現,在農村工作不懂農業、不了解農民成為這些大學生“村官”們面臨的最大難題,也直接造成了部分地區大學生與農村間的“雙向”不適應。

    對此,鄭州市二七區區委書記朱是西說,目前基層農村對人才需求很大,但并不意味著大學生“村官”下到農村就一定能起到“人才”作用,而且指望剛畢業的大學生一下子擔起帶領農民致富的重擔也不現實。剛開始,大學生們最重要的是熟悉農村的工作情況,多向那些基層工作經驗豐富的老同志們學習。

    在二七區2008年招聘的137名大學生“村官”中,已有十幾人因為不適應而中途退出。如今,為了最大限度地避免大學生“村官”在農村“水土不服”,減少人才浪費,二七區對于“村官”選聘日益嚴格,由過去面向大學生到現在向著力滿足農村、農業發展的需求上轉變。對選拔合格的大學生“村官”,還要開展人際溝通、語言表達、組織管理、計算機和網絡、農村法律法規、商業經濟、農業技術等方面的知識和技能培訓。

    在河南,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并不只有鄭州二七區,鶴壁、濮陽、焦作等較早開展大學生“村官”計劃的市縣,除了采取農村基層班子成員和大學生“村官”結對傳授農村工作經驗、一名分工干部幫助他們了解農村工作情況、一名村支書或主任帶著他們開展工作的“三對一”傳幫帶辦法外,還紛紛就大學生“村官”相關技能培訓問題與省內的河南農業大學簽訂協議,以幫助這些大學生們能在農村干得更好。目前,河南農業大學不僅開辦了“村官”專業,而且正在編寫全國首部“村官”培訓教材,供大學生“村官”們選修或自學。

    “留得住”出路再拓寬

    畢業于河南農業大學畜牧獸醫專業的介同彬任鶴壁市淇縣坡袁莊村大學生“村官”,2002年開始,利用自己的專業優勢承包了村里瀕臨倒閉的養豬場,并為農戶提供技術指導、回收生豬。如今,在他的帶動下,坡袁莊村成為遠近聞名的養豬專業村,人均收入超4000元,集體收入達30萬元,介同彬被村民們選為帶頭人留在了坡袁莊村,而他本人,則由此找到一方施展才華的天地。

    但是,像介同彬那樣通過自己在農村創業帶領村民致富畢竟是個例,大多數剛畢業的大學生面對農村陌生的面孔、瑣碎的工作和清苦的日子,往往沒有做好長期扎根農村思想準備。

    同樣身為大學生“村官”的小李,在農村一干就是3年,雖然年年考核都合格,但在聘用期將滿時,仍在業余時間準備起了公務員考試,這是多數大學生“村官”面臨的實際問題,在他們看來,雖然“村官”的待遇不斷提高,但是因為沒有編制,缺乏穩定感。

    5月5日,中組部等12個部門聯合下發的《關于建立選聘高校畢業生到村任職工作長效機制的意見》,為那些在農村留滿3年的大學生謀劃了五條出路,除了推薦大學生“村官”參加公務員考試外,其余的四條是留任、自主創業、另行擇業以及深造。

     “這是一個積極的信號。”一些基層干部認為,這表明國家已經意識到,要想讓大學生“村官”在農村真正“下得來”、進而“干得好”并最終“留得住”,就必須建立長效機制,為他們的將來謀劃出路。

    事實上,一些地方早就為大學生的出路問題進行了探索。在河南最先試點大學生“村官”的鶴壁淇縣,一些優秀大學生“村官”可以轉為基層公務員。目前全國有些省市的公務員考試已經專門針對大學生“村官”招考。

    然而,這些舉措在讓大學生“村官”越來越有盼頭的同時,也給地方提出了一個難題:在中央和各省市嚴控公務員編制的大背景下,各地能為這些“村官”提供多少個崗位?

    在河南平頂山市,據統計,2008年全市招收的2637名大學生“村官”中,享受政策招收為公務員的人數為218人。預期與需求偏差巨大,意味著現階段大學生“村官”出路不暢,應聘期滿要想成為公務員,可能再次面臨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局面。

    “‘僧多粥少’的局面會抑制住大學生們投身農村建設的熱情,也把那些真正熱愛農村并希望在農村有所作為的大學生拒之門外。”紀德尚說,從農村長期發展的需要看,目前的大學生“村官”計劃的崗位數目是少的。要進一步拓展農村基層各項工作的空間,讓那些真正熱愛農村的大學生們繼續留任,從事如農業技術、法律、市場信息、金融等農村公共服務領域的崗位,有效滿足當前農村優秀的服務型人才的需求


欢乐捕鱼大战有什么技巧 安徽25选5 股票涨跌免费预测 云南11选5 365即时比分 小额投资理财有哪几种 北京赛车pk10 快速赛车 揭日本av女优的终身悲惨命运 000006股票行情 内蒙古十一选五 期货配资怎么挣钱 广西快乐十分 wcba新浪体育 河北20选5 淘股吧官方网站 私募基金配资模式